老妖

我与你

-私设如山

  楚子航是什么人?
  是浑身是胆,心无顾忌的暴力魔;是一意孤行,一腔孤勇的野狼;是帅气逼人,十项全能的完美男神,是妈妈眼中的乖乖仔,老师眼里的优秀生。
  他是硬派角色的存在,连他自己也这样以为,别人能哭能闹能放纵,他不,他就要硬。
  后来呢?
  后来他遇到了路明非,一眼之间,从他喊出他的名字开始,缘分交叠缠绕,情愫暗生,心底那一块柔软的角落开始被触动。
  然后他们相识,相知,相伴,相思,最后相恋相爱,他们互相包容珍惜,他们皆为对方的珍宝。

  虽然曾经遗失过,但幸运的是,我把你找回来了。

  为了你,我真的可以站在世界的对立面,我相信自己,我也相信你。

  事过境迁,生活一如既往地过着,神明已死,他拥有了太阳。
  所有的晦暗留给过往,自此,凛冬散尽,星河长明。

  楚子航知道衰仔有很多缺点,同时他知道自己也有很多缺点,于是他告诉衰仔,“我们是要一起过日子的,你照顾不好自己,所以我就来照顾你了,当然,我也把自己托付与你,此后一生多有打扰请见谅。”
  于是楚子航心里的那个死小孩长大了,披上了铠甲,有了软肋,满满装着温柔。
  不再豁出命的拼斗,开始与死亡作斗争,开始畏惧死亡,他想回家,他想家里漂亮温柔的妈妈,明亮温暖的爱人,絮絮叨叨的日常和热牛奶让他眷恋,心脏为之发烫,有力的跳动。
  楚子航是什么人?
  是爱唠叨的八婆师兄,是强大温柔的爱人,是刀尖舔血的杀胚,是贪生怕死的父亲。
  对,他和路明非领养了一个孩子,视如己出,与天下其他的父母一样,为孩子的事儿操碎了心,却又乐在其中。
  他们周末会有聚餐,儿童节会去游乐园,吃蛋糕,举行party,长假会去旅行,会互相说我爱你,晚安和早安,偶尔还会打扰一下苏小妍,看看这个漂亮奶奶…

  他们的人生啊,苦短,甜长。
 
  他们的爱情啊,始于初见,止于终老。
  他们会十指相扣了却余生,没有爱过,只有一直深爱

  楚子航是谁?
  是路明非独一无二的心尖尖儿。

你与我

-私设如山
  有没有一种情绪来的莫名其妙,轰轰烈烈,委委屈屈却又无法明说?路明非知道,这种情绪叫憋屈。
  比委屈更惹人恼火,说了叫矫情,不说便是挠心挠肺,难受的紧。怎么来的?不知道。
  路明非晓得他快受不住了,很多次眼泪已经箭在弦上只是被硬忍了回去,装模做样过着没心没肺的日子,笑脸盈盈心里却是想大哭一场,没有什么对不住他的地方,他只不过是难过,自己不放过自己,想不开与不可得。
  好在,路明非等回来了楚子航,他的爱人,他的救赎。这是一次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出差,可足够发生很多事,足够让路明非心力憔悴。楚子航走后没过几天就失联了,路明非对此哭笑不得,但他并不会因此责怪楚子航,抱怨楚子航,他理解他,正如楚子航理解自己一般,除非楚子航把自己搞得乱七八糟的回来。
  他们都是对方最优秀的爱人,强大且温柔,相互爱慕,相濡以沫。互宠才是他们的日常。
  当路明非回到家见到楚子航的时候想也没想就扑进那人的怀里,一头扎进他的颈窝,紧紧地抱着他,像要把他拥进自己的骨肉。 天知道他已经想了这人想了多久了,日夜都想,难以入眠,心心念念。
  楚子航也回抱住他,轻轻浅吻他软软的发,楚子航能听见路明非小声抽泣,也能感觉到衬衫被被慢慢浸湿,他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他能做的只有这样用力的抱住他,告诉他,我来了,我在这里。
  抽泣声越来越大,到最后纯粹是号啕大哭,好不容易哄着停了声儿,定睛一看,楚子航的衬衣被蹂躏成了抹布。楚子航见怀里的人这个样子着实是有些心疼,他稍稍松开手,蹲下来将人抱起,一步一步抱着他走向卧室。
  将人轻轻放在床上,捧起他的脸,一点一点吻去泪痕,在唇上流连片刻后放开了他,楚子航看着路明非跟兔子一样又红又肿的眼睛和红红的鼻子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又在路明非的眼睑的鼻尖轻轻点了点。
  “楚子航……”路明非喊了一声,就跟先前千遍万遍喊对方的名字一样,他正在叫楚子航的名字。
  “我在。”就跟先前千遍万遍回应他一般,他这样应到。

(车明天再说,评论见……或许?)

  就算是做完以后路明非也没有说究竟是为什么,楚子航也没有追问,因为路明非笑了,真正从心里笑出来的那种,他搂住楚子航的腰,趴在楚子航的胸口,笑嘻嘻地对他说:“花儿开了,我不生气啦!”
  哪来的花?楚子航愣了一下,随即开口道,“知道了,路小花~”
  “楚子航!!”

(诸位,晚安。)

真的超级抱歉!
暴风哭泣!
对不起紧赶慢赶还是差了一步给师兄祝福!

师兄,欢迎回来!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一直幸运,
祝你所爱的的爱你的都在身边,祝你深情不负,
祝你‘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祝你海上月是天上月,
祝你有南风知意,
祝你有佳人在侧……❤
我不管你谁,我只是好喜欢你,我不讲道理的,你就是我的道,你就是我的理
呐,这个生日,跟明妃好好过,
以后的以后也一直要,没过的让明妃给你补回来
你也是
回来了就不要走了,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都在这里
师兄啊,我睡了这么久,是因为你又跑到我梦里来啦~

(ˊ˘ˋ*)♡

这里老妖,6月2日留

赶早不如赶巧

—ooc严重预警
—私设楚师兄在并且现任执行部(?是不是叫这个?)
—私设俩人确定了关系   
  “额,内个…师兄啊,有件事儿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成不?”楚子航盯着对面的路明非,不做反应。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路明非这个叫楚子航师兄这个一直都没有戒掉,还是想戒都戒不掉的那种,以至于让楚子航想路明非用更亲♂密的称呼的梦想完美破灭。
  “师兄我过几天休假,你不是刚好也没有任务吗,我们一起出去玩吧!别不答应嘛,走咯走咯,我们好久都没有一起出去玩了嘞~”
  路明非贴向楚子航的颈窝蹭来蹭去,扒拉着楚子航的手晃来晃去,就是仗着我楚兄定力足往死里撒娇呗。切,别以为谁都稀罕,我真是太TM稀罕了!
  楚子航反扣住路明非的一只手,另一只手轻拍他的脊背缓缓道:“我哪里有说我不答应,你说,我们要去哪里?”  
  “西藏!”
  路明非刷的一下抬起脸,眼睛都冒着诡异的(划掉)光
  “???”楚子航有些奇怪,“去西藏?”
  “……我要做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真的很重要的!师兄~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嘛~说,咱去不去?”路明非说着,一边用空着的那只手捏住了楚子航的鼻子,有些呲牙咧嘴的威胁道。
  “必须去。”楚子航拂开那只作怪的手,笑着在路明非额头上轻轻印了一吻。
  路明非现在兴奋得就差没窜房顶了,捧着楚子航的俊脸一连“吧唧”了好几口,“师兄你最好了!”
  “还有呢?”
  “我最喜欢你了!”
  “嗯,然后呢?”
  “我这颗小心心和我这个人永远是属于师兄的!”
  “不对,”楚子航黑着脸拿出四张机票,递给路明非道,“不是师兄的,是楚子航的。”
  你跟你自己较什么劲儿呐,幼稚鬼。路明非汗颜了一把,接过机票笑嘻嘻地说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让我看看这是什么don……”
  “……”
  “楚子航我真是爱死你了。”
  四张机票,赫然写着
“芝加哥——北京”
“芝加哥——北京”
“北京——拉萨”
“北京——拉萨”

【未完,待续】

我们抱一下
就什么事都可以过去了

这里是南方伢子,用手扣的字很丑看看就好
——张起灵今年也要和你的吴邪好好过日子!

楚路党

吹爆我楚路不说话。。。

   “……这样说有什么意思啊,难不成我现在大声喊一句他就会答应吗?……谁怕谁啊,喊就喊呗:‘楚!子!航!我喜欢你!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
   “好。”突如其来响起的声音让路明非的心脏漏跳几拍,转过头看身后的人,那人只带着腼腆的笑意向路明非张开双臂,缓缓地说道,
  “那你现在可以到我怀里来了么?”

从遇见他们开始就移不开眼啦,磕这一对是可以磕到老到死掉的那一天吧,超喜欢他们♡

——呐,今天我这里的夜空万里星辰,但是,我却看见他们的眼睛里 藏着万里银河,闪着金色的,灼眼的光辉(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