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妖

你与我

-私设如山
  有没有一种情绪来的莫名其妙,轰轰烈烈,委委屈屈却又无法明说?路明非知道,这种情绪叫憋屈。
  比委屈更惹人恼火,说了叫矫情,不说便是挠心挠肺,难受的紧。怎么来的?不知道。
  路明非晓得他快受不住了,很多次眼泪已经箭在弦上只是被硬忍了回去,装模做样过着没心没肺的日子,笑脸盈盈心里却是想大哭一场,没有什么对不住他的地方,他只不过是难过,自己不放过自己,想不开与不可得。
  好在,路明非等回来了楚子航,他的爱人,他的救赎。这是一次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出差,可足够发生很多事,足够让路明非心力憔悴。楚子航走后没过几天就失联了,路明非对此哭笑不得,但他并不会因此责怪楚子航,抱怨楚子航,他理解他,正如楚子航理解自己一般,除非楚子航把自己搞得乱七八糟的回来。
  他们都是对方最优秀的爱人,强大且温柔,相互爱慕,相濡以沫。互宠才是他们的日常。
  当路明非回到家见到楚子航的时候想也没想就扑进那人的怀里,一头扎进他的颈窝,紧紧地抱着他,像要把他拥进自己的骨肉。 天知道他已经想了这人想了多久了,日夜都想,难以入眠,心心念念。
  楚子航也回抱住他,轻轻浅吻他软软的发,楚子航能听见路明非小声抽泣,也能感觉到衬衫被被慢慢浸湿,他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他能做的只有这样用力的抱住他,告诉他,我来了,我在这里。
  抽泣声越来越大,到最后纯粹是号啕大哭,好不容易哄着停了声儿,定睛一看,楚子航的衬衣被蹂躏成了抹布。楚子航见怀里的人这个样子着实是有些心疼,他稍稍松开手,蹲下来将人抱起,一步一步抱着他走向卧室。
  将人轻轻放在床上,捧起他的脸,一点一点吻去泪痕,在唇上流连片刻后放开了他,楚子航看着路明非跟兔子一样又红又肿的眼睛和红红的鼻子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又在路明非的眼睑的鼻尖轻轻点了点。
  “楚子航……”路明非喊了一声,就跟先前千遍万遍喊对方的名字一样,他正在叫楚子航的名字。
  “我在。”就跟先前千遍万遍回应他一般,他这样应到。

(车明天再说,评论见……或许?)

  就算是做完以后路明非也没有说究竟是为什么,楚子航也没有追问,因为路明非笑了,真正从心里笑出来的那种,他搂住楚子航的腰,趴在楚子航的胸口,笑嘻嘻地对他说:“花儿开了,我不生气啦!”
  哪来的花?楚子航愣了一下,随即开口道,“知道了,路小花~”
  “楚子航!!”

(诸位,晚安。)

评论(1)

热度(22)